首页 > 心得体会 > 教学反思 > 抒写自己的故事——一堂生态作文课的教学及反思

抒写自己的故事——一堂生态作文课的教学及反思

手机:M版  分类:教学反思  编辑:pp958

  “卖关子”组一女生洋洋洒洒:“先是作业如山,精神紧张敏感,然后一丝风吹草动都可能引起精神崩溃;先是星月满天,夜风凉爽,然后大风骤起,昏天黑地;先是心满意足地爬上渴望的被窝,又因为前两天看了鬼片,正做着噩梦,正好‘叽嘎叽嘎’的声音来捣乱,那样可想而知就更悲剧了;先是爸妈出门的时候交代,邻居家有小偷光顾了,你一个女孩子在家,要关好门窗,此时又不敢叫喊,想打电话又不敢下床,然后也可想而知了;先是好不容易入睡,却被突然惊醒,又困又怕,要睡又不敢睡,又悲剧了。然后……”(一时语塞,生掌声)教师点评:“然后嘛,你这个是步步惊心了,谢谢。还有一种惊悚的办法是‘乐极生悲,那些灾难片,开头都是风和日丽、歌舞升平,后来灾难突如其来,那也相当的震撼。”

  “想点子”组一男生提出细节意见:“有了恐怖的场景,但还不够。那‘叽嘎叽嘎’声音给人的恐怖感要大写特写,电影内容中的白衣女子要描绘一下,后来如何战胜恐怖中开灯的过程要详写,如何打开门的过程也要详写。”教师点评:“但是黑板已经写不下了,呵呵。我班上的一位女同学也描绘了同样的故事,为何会想起白衣女子呢,因为那阳台上有个白影,最后开灯一看原来是老爸的衬衫。怎样开灯的呢,她写的是拿起了笤帚,用笤帚的末端瑟瑟抖抖地好不容易才打开。这些细节,会让故事更圆满,没漏洞,也会为文章增色不少。”

  教师:“男一号的作品也新鲜出炉了。请他朗读一下。”男生读自己的黑板作文:

  上周的数学考试中,我做起来挺快的,感觉那天的试卷很容易,我不由得笑了,这次分数应该会比较高的吧。我就怀着这样的心情一路奋笔疾书。

  做到倒数第二题时,我想清了题目,拿计算器开始了计算。我心情悠闲地望了一眼缺了一个键的计算器,心中突然一吓:那屏幕上居然显示的是“÷”,而我之前按的却是“一”号。我有些不信,再按了几下“一”来试试,结果屏幕上清晰显示的是“÷”,我没看错!这让我心中一片冰凉,猛然记起昨天晚上一时兴起,拆了计算器,结果里面的键散在了桌子上,我重装上去,本以为只是少了一个键而已,却没想到“÷”和“一”装反了!岂不是说,我前面用到“÷”和“一”的题全错吗?我怀着惊慌的心情做完了这张试卷。

  第二天公布答案时,我却又惊喜了:原来我用到“÷”和“一”的只有一道题,只扣了2分,但这场考试的结果却因为我的惊慌而使后来的题目没做对多少,我不禁后悔不已。

  学生鼓掌。教师:“男一号的故事含有·惊,的多种元素,结构更为完整。没错,每个人都有故事。遗憾的是,课堂上我无法跟大家进一步共同分享这个精彩的故事了。”

  五、“故事”意义,结束课堂

  教师概述云南教师毛利辉把学生所穿破旧鞋子发到网络获得捐助的故事,串联起结束课堂的三句话。主要内容:

  投影6

  “我讲我的故事”:我相信,如果有再贴一组关于鞋子的照片,也许那些鞋子更破烂,却未丛能够引起同样的轰动。除非你再找到一个更好的角度,讲述一个更动人的故事,否则你不要指望得到包括互联网在内的媒体的同样热情的相助。——资深媒体人长平《假如穷孩子穷得连故事都没有》

  人生在世,必须努力成为有故事的人。——青年作家韩松落《下一个孩子只好裸奔》

  人生在世,必须努力成为会讲自己的故事的人。——和你们萍水相逢的老师祝荣泉

  [课后反思]

  记得有一位语文人说过,语文的一个问题就是教师失去了讲述故事的能力。基于学生写作普遍状况的观察,中考,尤其是高考,学生多自觉不自觉地选择了用思想空洞的议论取代叙事的灵动,这不能不说是故事体验的缺席和讲述故事能力的匮乏。作文“故事”性不足的隐忧是,学生固然失去了故事化生存的诗性土壤,但教师回避了语文中故事化的教学资源是更重要的诱因。当学生故事的土壤贫瘠遭遇教师故事教学雨露的久旱,作文现状的“去故事化”便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当蔡明老师建议我组织孩子写好自己的故事,并以此来引领初中作文教学的思路时,我便深深佩服这个基于习作者自身多种资源的利用与开发的生态写作理念的前瞻,也感到了这个方向担当的责任。这节课,在蔡明老师的指导下便成型了——作为“故事”教学的问路石。将这节课前后萌发的想法整理如下。

  一、所有的时间都凝聚为故事

  根据霍金的理论,宇宙中所有的事情都是时间的事情。那么我们不妨大胆假设:所有的故事都是有关时间的故事。也许正是因此,美国女作家拉克瑟说:“构成宇宙的是故事,而不是原子。”因而,我们得出一个结论:所有的时间都凝聚为故事。

  即使是当我们凝神聚焦的那一秒,就在你发现它的那一刹那,它也同时成为过去——成为故事。所以,人们任何观念和情感的流露,都是在讲述已经成为过去的自己或至少是与自己相关的“故事”。

  那么,之所以我们讲不好故事或写不好作文,就是因为我们对时间感受的麻木或迟钝吧。如果让日复一日成为日同一日,我们拿什么故事来征服听众呢?教师是这样,学生更是这样。

  二、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成为“故事”

  就如宜兴阳羡路上那家“风沙渡”小吃店,无论有没有“故事”,它就只日同一日地成为一件视而不见的“事情”。但当某个讲述者匠心独具地发掘这三个字不同寻常的内涵时,它才成了“拒绝平庸”的故事,并令全国读者倾倒。

  简单地说,让“事情”成为“故事”,需要当事人不一般的发现和不一般的讲述。

  三、“故事”是语文的“生态场”

  因此,语文有没有“故事”,会不会讲“故事”,或“故事”的多寡,就构成了语文生态值的判别指标。给陈钟棵老师的话续上一句:没有故事的语文是无法想象的。没有“故事”的语文,要么是因为产生不了故事,要么是因为缺乏讲述故事的习惯。语文又何尝能够离开故事呢?没有故事,几乎所有的成语将失去表意功能;没有故事,语文教师只是一本旧版的字典;没有故事,语文课堂只是训练鹦鹉学舌;没有故事,所有的学生便是同一个面孔……

  一个个鲜活的故事构成了语文的生态场,学生的,教师的,学生和教师的。如同课例中两名学生抒写的不同于他人的经历,如同课例引发笔者的这些思考,都是故事,沉淀在师生语文体验的生命历程中。

  四、“故事”于写作的意义是打通文脉

  自然,有多种写作教学的思路或模式。“故事”于作文教学的特有的意义是什么?故事着眼的是“事”,有顺应叙事文体情节的先天优势,对初中生尤为适用:故事兜售的是“趣”,情趣或理趣,没有“趣”便没有听众,倡导的是学生诗意的表达,强调的是兼顾读者视角的写作。“事”和“趣”的结合,是文章的文脉。“通则不痛,痛则不通”,文脉通了,问题就好办了。

  初中阶段及以后的写作教学,仅仅是修辞教学已经远远满足不了学生的胃口,需要的是“文章意识”(笔者臆创,意即阅读与写作中对文章整体建构思路的把握),建构的体验和经验。先写什么、后写什么,这儿怎么写、那儿怎么写,“文脉”说了算。——而不是具体的写作技巧说了算。从这个意义上,“找路子”、“卖关子”、“想点子”的“三子”指导也略显多余,更多的是给作文提供了评价系而已。两篇“黑板作文”,尤其是男生的表现,也不能证明“三子”等些许技法是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

  五、“故事”写作需要教师搭建脚手架

  诚如是,作文不能过度翻炒五花八门的技巧概念,更不能在游离“故事”的语境中翻炒。教师要做的仅仅是搭建了供其施展身手的脚手架而已。那么如何搭建这个脚手架呢?

  1,有开放,才有故事。为何以…晾”为话题?因为这个话题是适度开放的,能保证每个人有故事可以与之匹配。也如男生的“黑板作文”所呈现的,“惊”可以演绎出“惊慌”、“惊喜”,当然还有更多。当然,类似“惊”的字,也还有很多。

  2,故事是无限的,模型是有限的。教师尤其无法预料到学生会呈现“错乱的计算器”的故事,相较而言,女生“一根电线”的故事较为大众。但,可以的话,课堂还是以点评前者为妙。因为前者更为学生提供了一种故事的模型:从这个模型出发我们可以演绎更多的故事。

  作文过程有类似数学学科的“建模”思想。这个“模型”是相对有限的,在师生共同的阅读和作文实践中积淀:往往拿到一个作文题,就能从某篇既阅作品建构思路中找到灵感。

  3,师生,互为故事的听众。作者与读者之间有种“期待心理”的效应,然后形成驱动写作的情感动力。教师的故事有学生这样的听众,简单地说就是教师要写作,要写点下水作文,教师不能成为教练——教而不练。“淡妆浓抹总相宜”,下水作文是需要比学生的作文高明一点点,所以我选择了《生活总是会开我们的玩笑》这样的短小文章。学生期待教师成为自己的故事的听众。每一次作文的批改,其实就是聆听学生的故事。作文教学中理想的师生关系是互为作者与读者的关系。

  4,时间,用故事收藏。最好的收藏时间的方法是日记,当每天最有意蕴的时间被收藏,不愁没故事可写;最好的了解学生的方法也是日记,当日记变成师生交流故事的平台,不愁作文教学没有真正的对话。

  5,“诗意”和“事意”,追寻完美的统一。这是笔者《生活总是会开我们的玩笑》写作之后的感想。在看似平常的每一个日子里,不经意间,总有某些“诗意”的流露。当事情成为故事并得以流传,大概就是因为背后某些“诗意”的存在吧。“诗意”支撑“事意”,“事意”诠释“诗意”。

  语文课上理想的师生生活,何尝不是这样的追求呢? “故事”的价值与“生态作文”的追求——写在祝荣泉老师一堂作文课的实录与反思之后

  江苏张家港市教研室 蔡 明

  “故事”在教育功能中的地位是不容怀疑的。语文具有温情与温度的原因,其主要因素就是她和故事与生俱来地结下了不解之缘。记得肖川教授等多个学者都曾肯定过“故事”之于语文的价值问题。在这个写作理论“漫天飞舞”的时代,不要忘了作文最诱人和最动人的因素往往是“故事”。从学生的写作动机来说,“故事”情趣是最好的写作心理驱动系统:从学生的写作内容和手法来说,“故事”元素是最好的写作建构途径。从“故事”的视角进行作文指导,从实践意义上说,无疑是作文教学的返璞归真、删繁就简和牵一发而动全身。

  祝荣泉老师的这堂作文课,带给学生的虽是“故事”的“初体验”,但“故事”价值的呈现是十分丰富的。往大处说,传递的是“故事”于人生的价值,“人生在世,必须努力成为会讲自己的故事的人”,沉淀着教师人生和哲学的思考。激情而丰富的人生态度是写作的前提。往小处说,传递的是“故事”于写作的实用技法,道理巧妙地蕴藏在“事”这一汉字的书写之中。再具体一点说,用“三子”通俗的表达与口诀式的架构,体现的是故事写作教学的“深入浅出”和“易学易会”的基本思路。而这“大”与“小”之间,都是用“故事”衔接和填补的,用“故事”唤醒的。“故事”是课堂乃至写作的建构技巧,课堂经营之哲思、大气,与“故事”的鲜活、质感相得益彰。

  宜兴实验初中特级教师王俊校长课后盛赞这堂课是“我们追寻的理想课堂”。用他的话说,“好课都是相似的”,其实,这正体现了“生态语文”或“生态作文”的理想追求。“生态作文”有很多观察的角度,而从这个课例中我们至少可以发现如下几点:

  1,作文指导的设计一定要通往每个生命个体的心灵。所谓“生态”的要义,一定是课堂各能量和信息系统多元、多向的流通,不然,再美丽光鲜的设计也只是停留在教师的概念上,而“间架”于学生之外。从祝老师课堂师生间、生生间能量和信息的交互系统中,我们看到了一个良好的课堂生态场的循环关系。而这样的循环,正是为了实现生态写作的诉求:让每一个学生从写自己的故事、写身边的故事开始,热爱写作,珍惜生命,走向生活,走向人生,走向真善美。

  2,教师自身的完善是课堂生态的“核心因子”之一。从祝老师身上,可以看出教师读写思的素养对课堂的重要性。问题的关键就是:教师拿什么来唤醒学生?毫不夸张地说,这堂课,从“生活总是会开我们的玩笑”开始,就已经成功了一半。因为这一主导因子,在这个生态场中履行了自身应有的示范、引领与组织职能。语文人心知肚明,现实的课堂,失去“核心因子”的主导作用的写作课,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我们长期以来写作教学一直效益低下的主要元凶之一。

  3,作文能力是在作文实践的“生态场”中完成的。我们达成的基本思路就是:作文是提高作文的最重要途径,甚至是唯一途径。所以强调突出课堂的写作实践。既有备受关注的“黑板写作”,又有全员参与的课桌上的纸笔写作。其中,学生“黑板作文”的表现是优秀的,虽然这不是教师指导作用的立竿见影,但与教师精心营造的一种课堂“生态场”效应是分不开的。

  这堂课不是故事写作指导的标本,但肯定是一种有意义的尝试和良好的开端。相信这堂课会给初中作文教学带来些许思考,也会给祝老师以更多的激发与灵感,并在故事写作和生态写作的路上继续作有益的探索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抒写自己的故事——一堂生态作文课的教学及反思 范文推荐:

  • ·学校期中考试质量分析会的反思
  • ·小学语文教师教学反思及论文
  • ·《影响农业区位的因素》教学反思
  • 您正在浏览: 抒写自己的故事——一堂生态作文课的教学及反思
    网友评论
    抒写自己的故事——一堂生态作文课的教学及反思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