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得体会 > 感想随笔 > 乡村玫瑰静悄悄地开

乡村玫瑰静悄悄地开

手机:M版  分类:感想随笔  编辑:小景

  乡村玫瑰静悄悄地开

  廖双初

  前些日子,一点也不在行的我一直在努力做着月老的事,想促成一对青年男女的婚姻。小伙子是妻子的一位表侄,在县里的一个部门工作,女孩子是一名高中教师。尽管目前他们各处一个乡镇,但双方我了解,各方面条件大体相当,都挺优秀,经过仔细比对,觉得可以牵线搭桥,让他们自己找感觉,拿主意。我知道,论年龄,他们一个已经二十八岁,一个二十六岁,再不谈婚论嫁,就快成“剩男”、“剩女”了,我有点替他们杞人忧天。

  最近通过网络从女青年处获悉,他们在联系,彼此都在了解对方。我叮嘱她,联系便好,步子不必太急,所谓冷水泡荼慢慢浓。她很欣赏我的观点,也十分相信我,表示只要有缘,一定会珍惜我的“媒妁之言”。我内心上的真实想法是,不论他们最终找到的另一半是谁,只要他们能早日踏上幸福的红地毯便令人高兴。

  想着两位熟悉的年轻人的事,又联想到生活中的相关情形,我感到在我们这样的闭塞县,特别是在一些边远乡镇,年轻人找对象确实是一个难题。尤其是系统里的女教师,她们身处基层学校,要找一个称心如意的郎君还真不容易。

  我记得,二十多年前,我刚参加工作的那会儿可完全不是这个样子。那时,虽说也在乡下,但未婚的年轻女教师可俏了,除了不少早已名花有主,直接带着男朋友来上班的外,只要一到单位,马上就会受到高度关注,成为“香饽饽”,也必定会有为数众多的男青年找各种借口千方百计接近她们,去竞争那一个个难得的“岗位”。当时,地方政府尚未启动大刀阔斧的撤区并乡的改革,设在区、乡(镇)所在地的单位还有蛮多,除了政府层面的机构,供销社、农技站、银行、肉食站、林业站、派出所等县属垂直单位,还有一些别的国营企业。加之,各部门年年都有大学毕业生分配到乡下,所以再偏僻的乡镇都不缺年轻人。大家你来我往,今天他做东,明天我请客,十分频繁,也十分热闹。交往的结果当然是,不久就看到成双成对的人了,一个个小家庭在大家的簇拥下很快成立。

  但是,随着机构的一个个撤销,也随着国家大学生分配政策的调整,当然也随着一个个企业的破产,这种相对稳定的人群流动便一步步走向消亡了。只有乡镇的学校是不可或缺的,教师通过各种形式源源不断地补充,老师们的社会交往已明显变得稀少起来。不过,要是有相应比例的男教师到岗到位也行,问题是现在愿意选择当教师的男青年却日渐呈萎缩状态,使得男女教师比例日益失调。制约的最主要的因素无疑是教师待遇问题。在近十年的时光里,县乡一级的教师工资几乎都没有提标。最近这些年工资组成中的绩效工资也因为主要受制于地方财政困难而一直处于一种低水平状态,年轻教师的月工资不到两千块钱。在这种收入背景下,要想家人的日子过得滋润实在很难,怎么会对男孩子们有吸引力呢?因此,即使选择教师职业,也都去了外面的大中城市,愿意回到县域工作的男教师一年几乎没有几个。我初步了解了一下,像我们这样的县,每年编制内招聘的教师和争取中央财政支持的特岗教师,总数都在一百几十号人,但主体是女教师,男教师难以占到其中的两成。也曾设想过适当调整一下招聘方案,以平衡教师性别比例,但又怕遭遇“性别歧视”的质疑,所以只能按兵不动,先保证招满教师总数再说。久而久之,连锁反应中的婚姻问题就出现了。

  为了让更多的年轻教师早点步入婚姻的殿堂,我们也曾做过一些努力,想过一些办法,比如组织全县性或区域性青年教师联谊会,或建立单身教师QQ群,等等,现在看来,都收效甚微。所以每当看到一个个端庄漂亮又无比敬业的乡镇女教师因为条件局限而难以找到心仪的对象时,我的心总是无比的沉重,我们怎么去留住我们优秀的教师,留住她们那一颗颗年轻的心?

  这些年,外面的世界是越来越精彩了,年轻人包括农村里的年轻人都无不向往北上广那样的大城市,他们宁愿“北漂”或“孔雀东南飞”,也不愿意留在家乡找饭碗,回到家乡的美女们只能如一朵朵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了。相比于早些年女教师受宠的情景,这多少让人生出几分感叹。我不知道这样的情形还将持续多久,真希望它尽快结束,让乡村女教师的心早一点晴朗起来。

  (作者单位:安化县教育局)

您正在浏览: 乡村玫瑰静悄悄地开
网友评论
乡村玫瑰静悄悄地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