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求职应聘 > 毕业鉴定 > 偷看我的初中毕业鉴定

偷看我的初中毕业鉴定

手机:M版  分类:毕业鉴定  编辑:小景

偷看我的初中毕业鉴定 标签:初中毕业 求职应聘 毕业鉴定

  升人初三那年,正是“文革”前夕阶级斗争的弦绷得很紧的时候。新上任的班主任是一位刚从县委“四清”工作团回校的年轻教师。他认为我有“家庭问题”,便果断地撤销了我班长的职务,对我十分冷淡。然而临近毕业前,当他将写好的毕业鉴定发给每个学生看时,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鉴定对我初中三年的表现给予了充分的肯定,甚至连一句缺点之类的话都没有。我觉得我真是错怪班主任了,别看他表面冷漠,其实心眼儿还是不坏的。

  一天劳动后,老师让我将几样工具送到教导主任办公室。当时办公室里恰好没有人。我正准备离开,办公桌上摆着的两个本子突然吸引了我的目光。“毕业鉴定”——那正是我熟悉的班主任的笔迹!好奇心驱使我翻了一下,却发见每个同学的优缺点都写了满满的一页,完全不像给我们看过的那种只有简单几行字的鉴定。哦,原来我们的毕业鉴定有两个版本!近年升学政审很严,眼前这不让我们看的鉴定肯能决定我们的命运。我的心怦怦直跳,情急之下,也顾不得“偷看政审材料”的危险,赶忙翻到了我自己的一页。不错,第一段是优点,和发给我们看的差不多,可第二段呢,劈头就是一个“但是”——“但是,该生与其剥削阶级家庭划不清界限。家庭关系复杂,外祖父……”

  啊!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呢 他怎么会给我下这样的结论!我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办公室,委屈,愤怒,却又无可奈何。我想不通,什么叫“划不清界线” 什么叫“划不清界线” 我头昏脑胀地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了一点苗头。上期期末考试,教政治的班主任给我们出了一个《用阶级分析方法认识自己的家庭》的开卷考试题目。我父母都是教师,虽然他们出生于剥削阶级家庭,但一直在勤勤恳恳地为党的教育事业贡献力量。我热爱他们,尊敬他们。我不知道该怎样用“阶级分析的方法”去评价我的家庭,我作不好这个题目。结果,政治考试一贯90分以上的我,这次却只得了60分。而我当肘竟没有意识到,这已是一个相当危险的征兆……。

  中考后我没有得到高中的录取通知书。事后听老师们说,我考了全县第一名,只因政审不合格而被取消了录取资格。从此,我中断了学业。后来上山下乡,历经磨难,最后于1978年考上西南师院。

  我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的县中教书。此前,我的班主任也已调到县中,我和他又成了同事。尽管那份初中毕业鉴定曾深深地伤害过我,但应该说那是时代造成的。他是我的老师,我应该尊敬他,那些不愉快的往事被我深深地埋在了心底。现在,我的老师早已退休,他至今都不知道我曾经偷看过他给我写的毕业鉴定。

您正在浏览: 偷看我的初中毕业鉴定
网友评论
偷看我的初中毕业鉴定 暂无评论